職場生活Work Diary

【加護日誌】愛要適時放手…

2015-10-05

不得說有些人簡直是鳳梨神降臨凡間,跟那些人上班就像跟了一顆人形鳳梨般,旺、忙相互交疊,走到斷腿連坐下來都痛…


(會客時間)

恩~

我知道,我也瞭解,你們一定很捨不得,因為那是你爸爸,雖然說要有品質,但是放手不容易……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leader跑來打斷了一下對話)

肉圓你待會去隔壁區接新病人,等一下要來三個新病人,整個大爆炸………

喔~好!

結束了會客,做完治療,交接完手上的病人,到另一區支援……

一個轉身,新病人從急診由醫生不斷的擠壓著AMBU(人工急救甦醒球)推上來了,迅速的移床、接上呼吸器、EKG(心電圖)、量血壓,全部弄好穩定病人後,讓主要的照顧者陸續完成後續的記錄,留下一個人核對家屬資料,也到了翻身的時間,其他的人陸續兩兩一組前往幫其他病人翻身。

靠!!

一打開被子,不誇張,那排泄物如同黃河,滾滾黃水向東西南北流,淹出了尿布、沾上了衣服,瞬間站在病人左右的肉圓與同事,如同Orz|||,不僅是心情很想死還充滿了三條線,這…………一整個還不知道該從何換起?如果是小孩就好了,偏偏是一個在黃湯中還不斷扭動的大人……

阿姨~不要動,呴~~~你的手啦~~~~

真的是來不及抓也來不及擦阿……

就在全部都擦乾淨後,準備換上新的尿布,並且要送她一根屎界的霸主「安納管兒」(anal tube肛管)是一種拉了十次以上的病人才可以獲得的寶物之一,就在要插入屁眼兒的那個當下,靠~~~~噗的一聲,黃河之水如同海嘯突然往右手襲擊而來,立馬把尿布如同吃牛排擋油煙般的蓋了起來,雪特,好不容易才擦乾淨,又來一次………




阿姨~~~不要動啦~~~阿~~~~

碗粿,快來! 「不用了,我來就好!」學姐立馬跑來神救援

幫忙把亂扭的阿姨抓好,就在阿姨被扣住的當下,趕緊把那神奇的寶物放到肛門內,神奇的事來了,就像水龍頭淤塞被打通了一般,或者是鑿到了一口水井,唏哩嘩啦的黃土水流個不停,接著再把病人全身大清洗,弄好後,病人也睡著了,剛剛扭來扭去大概就是所謂的「屎在滾」吧!

一床病人清好,其他人都把另外10床的病人弄好了……(哭)

等待著另一床新病人上來前,還有一小段的時間。

學~

可以幫我跟PS(整型外科)嗎?

好阿,沒事這床病人的腳腫了一包,現場要做筋膜切開術,確認肌肉裡頭是否有發炎的情況,正在準備無菌用物,遠遠的就看到了「耕哥」也來當助手了,現場直接局部麻醉,把發紅腫漲的部位劃開,確認裡頭的情形,順便採樣做了培養,看樣子好像沒什麼大礙,先這樣吧,換個幾天的wet dressing(濕敷)看看吧!

臨走前耕哥肚子餓了,還順手拿了晚餐沒吃完的一塊披薩走~

腳是看起來還好,但是整理用物及將病人清潔的時候,忍不住又大叫了,ㄟ……腸造口袋破了啦,屎都流出來了……(眼淚也要滴下來了),瞬間一摳人,四位護理師又耗在裡頭了,這個病人說也命苦,因為身體殘缺變形,臥床多年除了意識清楚,四肢攣縮都無法動,腸子脫出了一大段在外頭,全部清潔,確認都乾淨後,大家在想要如何套上造口袋,沒想到碗粿霸氣的雙手捧住了腸子往內塞,讓我們其他三人瞬間流露出佩服的眼神,畢竟那是人類的腸子阿~~~

這裡好了,一個move遠方又衝來了急診的病人,忍不住念今天的leader真的是賽人,一進到病房移床,整間房間充滿了刺鼻的像尿臊味又像糞便的味道,到底是?

將病人弄好後,準備翻身檢查屁股有無壓瘡,一打開現場所有的人要說是震驚一點都不為過!超大的壓瘡,黑黑一陀發爛,原來味道就是來自那裡!

除了拍照、測量大小以外,立馬呼叫住院醫師來看,「這要摳整型外科去手術吧!」「誇張耶,弄成這樣!」

接著,讓大夜班的同仁去交班,這病人應該要插上尿管吧,畢竟升壓劑用到最高劑量了,等一下還要補水,需要統計一下尿量,準備一下尿管置入的物品,默默的在病房內幫病人插上導尿管,咦~~~噁~~~~

插上的瞬間本來沒有什麼尿,後來流出來的是像「爛條仔」擠出的膿樣液體,醫師~~~阿計~~~

這要不要留個培養阿………這顏色太誇張了啦………

留好尿液樣本送細菌培養後,按壓膀胱,出來的暗紫色濃濃膿膿的液體,大概是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會見過的顏色,這裡在想著阿嬤的尿怎麼處理?血壓要如何穩住?待會還要打中央靜脈導管準備補水…

另外的同事去帶家屬前來環境介紹與填寫護理病歷與留資料…

結果,這阿嬤長期在安養中心,發燒被送過來,意識三分(等於無意識)被插上了管送到加護病房,但家屬卻連聯絡資料都不想給,看著發爛的壓瘡、不知臥床多久的身體、那種嚴重尿道感染的尿液,態度如此為何要延長病人的生命,在我們的眼裡,何止是延長這麼簡單,根本與凌虐無兩樣…

當晚三個新病人,最老的95歲,最年輕的85歲,「救到底」這三個字很灑脫也很厲害,但是你們真的有尊重生命嗎?在你們的面前插滿管路只有螢幕上顯示生命徵象數字的那個軀體還算是生命嗎?

回到原本照顧的那個病人,癌症多處轉移,家屬選了安寧療護讓病人舒適的離開,結果離開醫院又送到其他醫院,準備回家又捨不得叫了急救車在車上急救,病人救回了繼續考慮安寧,某一天病人準備要離開當天使ing了,家屬又選擇了急救送往加護病房,完全沒有意識的軀體,就這樣在反覆的抉擇中度過…

很多人說醫護人員看多了生死,感情都變的很冷淡,但其實我們比許多家屬更捨不得我們眼前的病人。

【加護日誌】愛要適時放手… - nurseilife.cc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