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搶江蕙票看出台灣人以為會吵就有糖吃的暴民文化

金曲歌后江蕙在2015年1月2日宣布7月25日起在台北、高雄共開16場「祝福」演唱會,在講完演唱會的時間後,隨即宣布將告別歌壇的言論,此言一出也引發了全台三十萬人的瘋狂購票活動!

從開賣那天開始,不管是臉書的塗鴉牆還是同事茶餘飯後間的言論,都充斥著有關江蕙搶票的話題,更別提說新聞上的報導了!

也因為密集式的播放報導,引發了群眾效應,激起了台灣人本來就愛人來瘋,人家做什麼就要跟著做的「蛋塔效應」,平常沒在聽江蕙的也跑去搶票,加上縱橫歌壇40年的江蕙本來就有一群死忠粉絲,在沒宣布封麥之前的票原本就難買,果然造成了票買不到「潑咖啡洩恨」的不理智的行為與言論。

photo

▲聯合報系攝影中心記者許正宏/攝影

江蕙為什麼要在演唱會開買前就宣布封麥?是真性情流露還是飢餓行銷?

也有人質疑,為何江蕙不在演唱會結束後,再宣布要退出歌壇?

對一個工作了三十幾年的人來說,想要退休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以江蕙的地位及即將舉辦的演唱會,可不是像一般民眾的退休流程「需要提前二個月申請」,一般人退休就是讓老闆知道需要提早找個人頂替工作位置,而二姐的退休言論,是要經紀公司提早尋覓接班人嗎?

所以一個告別之作的門票,瞬間成為成台灣最想到得到的寶物,是一個對江蕙的支持、是一個炫耀、也是一個賺錢的工具!

螢幕快照 2015-01-09 12.57.27

買不到票,大聲吵鬧就是王道!

果然江蕙封麥言論講完的隔天,每一個人在網路上不是一直按F5就是在臉書上發表訂不到的當機畫面,當然還有媒體不斷的轟炸式報導,連我們沒在聽江蕙歌曲的人頓時都可以哼上一兩句。

搶的到票的人,不只是在心中吞了顆「定心丸」,更多了一份與眾不同的驕傲,那搶不到票的人,在理智線微弱之下,總是出現不少亂象「要文化部出來面對」、「要政府出來負責」、「議員藝人幫忙買票」,現場暴動灑咖啡、咆哮直到主辦單位提出「加場」。

或許江蕙不該提前宣布封麥,但是限量就是限量,不應該因為暴民吵鬧就無限加場,若這些加場還是聽不到、買不到票,那江蕙是否一直唱到2016年?

遠見雜誌一段在倫敦一場好萊塢明星在英首次劇場表演的熱門音樂劇的購票經驗。

我早上九點就去排隊,隊伍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往前進。到了早上十一點半,眼看著排在我前面的人龍從百人縮短到大約只剩十個人,離售票口僅剩幾步之遙時,沒想到工作人員出來宣布:「不好意思,我們的票賣完了!」

我愣住了。當天,氣溫將近零度,寒風中排隊快三個半小時,我的手和鼻子都凍紅了,並犧牲了其他行程,結果卻是一場空。我心想:「英國人真笨,為何不發號碼牌呢?這樣就不用白等!」

回頭一望, 令我驚訝的畫面出現了:排在我後頭大約還有一百多人,長長的站滿整條街。大家聽聞已售完,迅速一哄而散,沒有一個人多說一句話。 我趕緊抓著我後方的英國年輕人問:「你不會覺得等了很久卻沒買到,很令人沮喪嗎?」他笑笑地說:「好的表演,等待是值得的;沒買到也沒辦法,位置有限,總是有人比我們更早來啊!」

不知道大家是否也有購買限量商品的經驗,每次遇上排隊購買限量商品時,總是可以發現一兩個台灣人插隊,我們總喜歡評論對岸的人民不夠文明,但是遇到幾次無論是出國時無理取鬧或是訂了民宿、餐廳卻不到也不取消的惡劣行徑,偏偏都是台灣的民眾,在我們自許為文明社會時卻常常存在不文明的暴民心態。

螢幕快照 2015-01-09 12.57.00

整起事件來看,到底是真心想看演唱會的歌迷搶不到票的憤怒?還是藉此大撈一筆的主辦單位的操作?又或者是黃牛們生財工具?抑或是單純售票系統的問題?

台灣有個鬼島理論「房子買來不是要住,是要轉手漲價賣給別人的。演唱會票買來也不是要聽,是要轉手漲價賣給別人的。」

江蕙受眩暈症所苦,力求完美的個性也讓她為了演唱會的壓力而失眠,最近又因為民眾購票的憤怒讓她在臉書上頻頻道歉。無論你按了幾次重整、排隊再久、有多孝順、多愛江蕙,都沒有人能以民(ㄅㄠˋ)意(ㄌㄧˋ)掐著江蕙的脖子,甚至以聯署的壓力、重要人士的書信要江蕙一定得加場或凱道開唱,這是江蕙自己的選擇與意願,不是嗎?

螢幕快照 2015-01-09 13.09.17

爆肝護士 爆肝護士

你好,我是爆肝,讀者都抱怨我的文章介紹的太深入讓他們大破產,錢賺不夠花… 對了,萬一你有爆肝的問題,請掛腸胃科門診; 想找爆肝可以寫信: nurseilife@gmail.com或加賴@nurseilife,商業合作直接點入聯絡爆肝
個人介紹 | 更多文章 »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